男郎社
潮流gay生活社区

淫荡闷骚受被大JB富二代肏喷汁

一个平淡无奇的周末。

一大伙穿着时尚的年轻人聚集在一家KTV的楼下,看起来年龄都不过23岁左右,个个容光焕发,男生穿得那是把自己最贵的家当通通往身上砸,女生则是一个比一个仙气四溢,妆容精致得睫毛和眉毛都是根根分明的,生怕自己的魅力旁人接不到似的。

这是川大和理工大学生会之间的联谊聚会。

按照蔡斯沐的理解,联谊,就是约炮的一种上得了台面的讲法。

他作为校学生会的一个部长,本来今天是可以拒绝的,可是他听到了一个人名,那是大的校草,于是立马干脆利落的点头,说“去”。

作为一个年轻气盛还肤白貌美的小0,蔡斯沐十分寂寞。

都大三了,蔡斯沐连其他男人的屌毛都还没碰到过。

他天天混迹于各大GAY圈论坛和贴吧里,最大的爱好就是用几个小号轮流灌水,按道理来说,蔡斯沐想约炮应该是分分钟的事——然而他是个闷骚,是个彻彻底底的闷骚。

他不好意思……他害羞……

在旁人面前,蔡斯沐是一个性格理智又冷静的花美男,学校里也是出了名的。成绩年年都是年级前几不说,家世还好,大家都说,蔡斯沐不谈恋爱一定是因为择偶标准高,人家可是一身韩剧男主的配置。

每当蔡斯沐听到这种对话,都只能忍着心种种的复杂情绪,跟他们说:“嗯,你说的对。”

只有他自己知道,当他看到帅哥和肌肉猛男时,内心和菊花,有多澎湃。

人都差不多到齐了,组织者将大家都领进屋,途已经有好几个妹偷看蔡斯沐,在私底下聊起来。

精致如蔡斯沐,他可是励志要当一个绝世美受的,除了头顶上的毛,蔡斯沐不允许自己身上有那怕多一处的毛发,脱毛之后必涂上绝毛液;每天洗澡后涂身体乳是必须的,护肤三件套水、乳、霜雷打不动,一周四次面膜是标配,穿着搭配和香水等都来自各大时尚杂志的推荐,活成了一部分同学心的娘GAY,另一部分同学心的“冷傲贵族小皇”。

长期运动加长期护肤,这些近乎于苛刻的生活习惯让蔡斯沐的外形条件超越一大圈同龄的男性。他的皮肤白净得发光,五官俊秀,身材修长,即使读于云集帅哥的设计学院,他也是少女们眼出类拔萃的理想型。

气氛没一会儿就活络了,毕竟这是两个传媒大学,互相介绍完后,几个表演系的女生们拿着话筒就开始自己的个人演唱会,一些人已经聊起天来,蔡斯沐被同学拉着和另外两个女生强行尬聊,蔡斯沐浑身不适,他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着,其实注意力一直在另一边的校草身上。

蔡斯沐旁边的会长,兴高采烈的大声道:“来!大家!我们来玩接歌游戏!谁输谁喝酒那种!”

蔡斯沐心里很不情愿,却还是被迫加入了他们,616包厢开始响起一群人鬼哭狼嚎般的歌声。

而另一边的619号高等大包厢,一群家境显赫的阔少已经玩到了白热化阶段。

醉醺醺的紧身西装裤男指着沙发上表情局促的男人,嚷道:“这一盘!处男王见昔喝!”

被指的男人面容英俊,但气场却明显比周围几个少爷的要低调很多,两边脸颊因为先前喝的大量红酒已经红了起来,眼神也迷糊了,可是即使已经喝醉了,那股自卑感还是如影随形,王见昔根本抬不起头——因为他是整场唯一一个处男。

其他人附和着嘲笑道:“哦哦哦!处男喝!处男喝!”

……”王见昔短暂的沉默几秒,抬起头来便干了那大杯红酒,旁边的男人们轰然大笑,七嘴八舌道:“我可怜的小见昔,这都二十了还没碰过女人哈哈哈!”

“见昔,你说你还叫什么见昔啊,叫王神父咋样哈哈哈哈!”

一个人直接过来摸了一把王见昔的大腿根,道:“神父的大屌是不是已经发霉了啊!”

“哈哈哈哈!”

这帮阔少平日做事就以自己为心,说话根本不会顾及他人的感受,喝了酒之后说话更是肆无忌惮,他们说什么王见昔都听着,可是他的性却是这帮人里头最软的,他甚至连回击一句都做不到,那些哄笑声是那么的刺耳,王见昔捏紧了拳头,一声不吭。

刚才的紧身西装裤男摸了把下巴,道:“啧,不行,今天我们得玩点大的,给见昔破处。”

旁边一个醉醺醺的男人接道:“怎么的,找小姐来玩玩?”

紧身西装裤男笑着摇了摇头,“都说了玩点大的,咱们今天换换新口味。”

男人说着去按了下服务铃,高级包厢的服务自然是不一样的,不过三十秒不到,一个看起来像总管的男人便走进屋,询问需求,西装男和他低声交谈了几句,总管便露出了了然的微笑,点点头走了。

总管最后道:“一定给您找最干净的。”

“唔……

而这边的蔡斯沐,已经醉得就快不省人事了。

他刚刚好几次都试探性的接近那个校草,想和他拉近点身体距离套套近乎,当不了男朋友当个兄弟也是可以的,可是那校草好像一眼就看出来蔡斯沐的属性和目的,在游戏进行到途的时候,校草用手机便签编辑了一条信息,使了个色眼,主动凑近了给蔡斯沐看他的手机屏幕。

蔡斯沐定睛一看,差点昏过去。

便签上写着:我也是0

蔡斯沐悲愤交加。

这世界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世上男人这么多,为什么却都在渴望着用直肠温暖别的男人?

聚会的后半场,蔡斯沐拼了老命般的喝酒,妄图用酒精麻痹自己饥渴的菊部神经,可是他好死不死酒量还大,他喝了二十瓶啤酒都没有倒下的征兆,直到几个女生调了雪碧加红酒,蔡斯沐才终于阵亡。

蔡斯沐倒在沙发上休息了快半个小时才站得起来,他晃晃的站立,这个破包厢里居然还没有厕所,他在心里咒骂着包厢的设计太垃圾,骂完包厢便开始骂校草,操,一个死0没事穿得这么1干嘛!

蔡斯沐贴着墙,一点一点跟着指示牌的方向挪动着沉重的身体,终于找到厕所,他左摇右摆的走进去,扶着鸡鸡尿尿。

蔡斯沐正尿着,一排打扮光鲜亮丽的美男们从走廊的一头走过来,个个身材修长面容俊美,清纯的、妖艳的,健壮的,各种款式应有尽有,蔡斯沐从厕所走出来,脑像被一双筷搅拌鸡蛋那般搅合了,他出厕所的时候正好看到那排美男的最后一个,模糊间他把那人的背影看成了包厢里的另一个男同学,蔡斯沐便跟上去,嘴里还咕哝着:“哎……你怎么也出来了……

蔡斯沐成为这排鸭的最后一只鸭,蔡斯沐傻乎乎地一路跟着进了包厢,他已经快睁不开眼睛了,蔡斯沐一进包厢,就扶着墙软软的站着。

那帮阔少爷各自选好了人选,王见昔的手一直握着拳,指甲深深的陷进手心里,刚才的嘲笑已经让他的理智缺失了,一向正直的他根本不愿意随随便便和人性交,可是旁人的嘲笑加上酒精作用,王见昔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了,什么是错,什么是对,一时间王见昔根本无法分清它们。

那个西装紧身裤男看王见昔没选人,便拽了贴着墙角站着的一个皮肤特白的鸭扔进王见昔怀里。

那只皮肤特白的鸭,就是蔡斯沐。

蔡斯沐的世界昏天暗地,突然,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栽上一个温暖的东西,蔡斯沐闭着眼睛,用手东摸西摸,这好像是一个男人雄伟的胸肌……

醒醒,蔡斯沐,你咋又做春梦了。

蔡斯沐一厢情愿的觉得这肯定是做梦,于是他咂了咂嘴,双手环住了王见昔的脖,炽热的鼻息都打在王见昔的脖里,王见昔这辈没碰过除了老妈老爸保姆之外的人的身体,更别说是这种零距离的紧贴,瞬间身体就僵硬了。

王见昔闻到蔡斯沐身上淡淡的香味混合着酒味,他沉默几秒,把蔡斯沐的腿给抱到自己大腿上,低头打量蔡斯沐的长相。

王见昔长这么大,或许是因为感情方便比较愚钝,他对谁不论男女都保持着微妙的距离,永远都保持着礼貌。他不懂男女之情,也不懂什么是喜欢,更别提心动,所以,他可以说得上是性向不明。可是就在刚才他看到蔡斯沐红彤彤的小脸时,他突然觉得呼吸一窒。

怀迷迷糊糊的人儿脸小小的,皮肤是超越大多数女人的白净和细腻,五官精致又秀气,小巧的鼻尖让他看起来像个傲娇的芭比娃娃,水红色的嘴唇好像在引人去吻他,更绝的是他脸上的两团红晕,仿佛是因为坐在王见昔的怀而害羞。

王见昔的个188,身高接近两米的他手长腿长,而怀里的小人儿好像173都不到,他整个人都小小的,抱着王见昔就不撒手了。

服务生给这个包厢的玻璃窗拉上帘,意义不言而喻,而包厢内,这帮作风淫乱的阔少们都已经各自开始折腾起怀的美人。

包厢里加上王见昔一共有8个大男人,他们平时私生活就玩得特别开,男女通吃,他们抱着美人揉捏他们的大屁股,撕烂他们的薄薄的一层衣服,让他们发出娇吟,再把啤酒淋在他们身上,让他们跟着音乐起舞,王见昔看了一圈他们的行为,又低头看了看怀里的蔡斯沐。

如果说之前王见昔想操鸭是因为自尊心作祟,现在理由是——怀里的鸭实在太招人了。

王见昔低头,狠狠吻住蔡斯沐柔软的嘴唇,两只手笨拙的撕扯着蔡斯沐身上的衣服和裤。

“嗯啊……

蔡斯沐白得晃眼睛的肩膀露出来,修长笔直的长腿也露出来。

哇,是春梦耶。

八百年没碰过男人的蔡斯沐哪里会放过这么一个肉感十足的春梦,他十分主动的把衣服褪下去,双腿夹着身前男人的劲腰,灵活的小舌头撬开男人的嘴唇,寻找着王见昔的舌头,王见昔裤裆鼓起来一根又粗又长的肉棒。

您暂时无权查看此隐藏内容!

以上隐藏内容查看价格为20男郎精币,请先
客服qq:3437107747 微信公众号:nanlangshe001
赞(10) 打赏
未经同性恋网站男郎社允许不得转载:男郎社 » 淫荡闷骚受被大JB富二代肏喷汁

评论 4

评论前必须登录!

Hi, 请登录     我要注册

男郎社,潮流gay生活社区

在线GV男郎社联盟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